楚楚留香

同事说,只要能赚钱,让他去掏茅厕去他也会干。 我是习惯于用鼻子来享受生活的人。嗅着花香方可以感受到花园里的活力,吃着果蔬必须品出原生态的汁液在味蕾里留香才行。 王师傅戴着眼镜,肤色有些黑亮,看起来很是亲切热情。我帮着他把下水道盖板掀开,臭秽

书眸静安,横斜心湄

绘一岭山水,临一程云雾,踏着幽梦里的记忆,寻花问柳。凝望海棠花开的浅白,散落着残月留下的阴影,拾起几片舒展的琉璃,婷婷玉立中,素描淡写流觞弯曲的流水,缓缓的绕着小镇,浅欢里安静着回想。 记忆总是伴着孤独。回眸的平仄中,声声悦耳着曾经的缠绵。

春天畅想曲

一 掷地有声的雪霜,藏不住微微泛香的红泥,拨节的万物,带出了敢冒凛寒微笑的节令。刚走过逶迤的村落,旺旺的狗年已悄然来临。 来了,仿佛只是婴儿轻轻的梦眠,被惊醒 维纳斯甜甜的笑意,春重又在雪与阳光的交谈中重版。 二 站在春天的路口,我透过一滴水,

孤独

我看到了那一角,它已经慢慢的在揭开遮挡的布,我喜欢夜空,喜欢夜空的星,喜欢月亮,喜欢漆黑的夜没有一点亮,路灯下的影子,仿佛这些就是我的样子,一个身影匹配在这孤独景物里,很萧瑟,一阵风吹过,衣服咧咧的响起,刮在脸上,让自己努力的睁开眼,想看

离别

世界上有很多离别是我们措手不及的,也有些离别是一开始就注定的,有的又像是意料之中的约定。 当初我们说不见不散,却是在长长的相见时光里,慢慢的散了,或者是戛然而止的各自转身。 生活,有时它就像一部小说,有那么一个人猝不及防地出现,打乱了所有生

随想与凝望

在我的生命里,也许我扮演了很多角色,是母亲,是女儿,是自己都不太懂的自己。 想来这滚滚红尘,有人读你,已是幸事,而一读倾心,再读倾情,那是幸中之幸。 当年李银河,因为透过王小波的文字看到了一个深刻而有趣的灵魂,从此忽略外在而直抵人心,他们成

一窗冬雪,推开寒夜

冬雪,飘飘洒洒,染白了世界。 雪的山,雪的沟。雪的树,雪的叶。雪落满了一院,墙角一排东青,堆着一层叠起的雪。木架上直垂枯黄的紫藤,寒风里曳着瘦弱的枝条。窗棂格栅里斜飘了一条圆弧形的薄雪,都挤在窄窄的木条上。窗台上一层厚雪,齐整的铺开,飘落下

记忆的旷野爬满渴望

前年的这个季节,我一直记得,那是我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冬天。那是我十九年来第一次离家千余里,身旁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,我没有难过,因为我知道我正在开始真正的一个人的生活,我正在走一个人该走的路。 跨进青春的门,我是不谙世故的人。我凭着不够太聪

钱与人品

无论任何时代,不管男人还是女人,一个太抠门的人,永远走不出豪迈的人生。 金钱最能体现一个人的胸怀和丈量出他的德行。 对我而言,世界上的喜剧不需要金钱就能产生,但世界上的悲剧大多数和金钱脱不了干系。 把金钱看得太重的人,往往也会因为钱而出卖自己

行走的人生

生命,一半是奔跑,一半是闲适;一边向阳光,一边向阴凉。 题记 长成想象中的模样,应该是什么样子?人无完人,喜欢就好。当柴米油盐抹灭了生命的光泽,粉黛也遮掩不住年轮的痕迹,老去已是必然。若能释然看淡,优雅地慢慢变老,也挺好。 感觉还未长大,围在身

爱在这个春天

天刚蒙蒙亮,一股冷风从窗户刮进屋里,新的一天开始了,我深吸一口气走出房间。 前几天,又是下雨,又是下雪,今天是今年第二个节气雨水,老天偏偏没有雨了,天空晴的那么干净,一点儿云丝都没有。 民间有句谚语:雨水落雨三大碗,大河小河都要满。没有下雨的

忍冬花开

忍冬是金银花的别称,金银花听起来俗气了许多,不及忍冬气质冷艳,我也更偏爱忍冬这个名字。第一次得知忍冬是在米沃什的《礼物》一诗中:如此幸福的一天。雾一早就散了,我在花园里干活。蜂鸟停在忍冬花上。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每每读到这首诗心境会变

心向未来――致我孩子的一封信

我在为我的生活付出我全部的努力,我热爱我的生活,在有限的生命里,再也没有什么比去市场买一些菜,并把它们带回来为我心爱的人烧一顿美味来得更幸福、更快乐了。可惜想象总是美好的,实际实现起来并不那么容易,琐碎的事又太多,常常又找来各种理由和借口,

唐王湖上风拂柳

疫情防控让城市静默了许多,让我想起了唐王湖。 往年的早春二月间,护驾山下,唐王湖畔,风拂湖柳,纸鸢翻飞,好不热闹。是的,不出小城,近观美景最好地去处就是护驾山下的唐王湖了。 曲婉婀娜的唐王湖,静静地依偎在千年古城孟子故里邹城的南城边上。这是

“淘汰”二字

大概是近来的天凉的缘故,因此我的心情也随同冷淡,连同脸色也亦是如此。 但不知何时起,每日我常常惦挂着童时的一位女良师。记得她模样秀丽,性格分外慨爽;但有时却易怒、暴躁,一有不乐,便会如雷轰般地一声震动教室,而她那张脸色,则更是教全班人骇心,

一念拿起,一念放下

走着走着,忽然发现错了,从一开始就错了 开心,忧怀,郁闷以及犹豫其实都是一念之间,就看那一瞬间是与拾。一人一事,一土一木,在意欲深,轻则牵肠挂肚,重则郁郁寡欢。经过之时觉得时之艰难,经历之后却又觉大可不必,可是眼前又有一念久久不能抛之脑后,

曾经,疯狂过

是我自己要疯的,而那个时候正好遇到了你,所以就拉着你一起疯了。 那个时候还真的够疯。什么都说,什么都做,你满足了我所有的随心所欲,那个时候真好啊,后来,我不闹了,因为害怕了,害怕有一天你会把我的疯狂当做笑话到处乱说,那些日子我真的很轻松,如

静待花香满人间

清浅的日子,淡淡的时光,仿佛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水般宁静。在这雨水节气到来的日子里,窗外依旧残留着昨夜飘雪留下的痕迹,不薄不厚的一层雪在清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着淡淡耀眼的白光,让北国初春的日子多了一份清寒的料峭。 不知不觉中,转眼间新年的时光又在

月子

在我的故乡,有一条贯穿县境的河叫县河,从我们村子前边缓缓流过。河边有一块大约四十亩地大小的草甸,人们叫她月子。为什么叫月子,没有人说得明白,反正世世代代就这样叫下来了。 这里没有其他树木,只长着一种草,人们叫绊根草。这种草的茎像藤一样贴着地

潮州印记

我轻轻地来到潮州古城,深怕惊扰了千年古城的梦。尽管我已多次来过古城,名义上我也是那里的人,情感上与古城的关系更是千丝万缕。按说我与古城应该很亲切,彼此应该很了解,实际上我与古城既不亲切也不了解。我每次到古城都是匆匆来匆匆去,未能好好亲近古

记婺源游记

烟花三月,在盈盈翠意间踏春而行。那不经意间的一次邂逅,似惊鸿一瞥,一个梦里水乡轻灵的影辗转悱恻在脑海。婺源,在朱熹的诗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解读的名字,千年古风依旧。在浑然天成的丹青水墨画卷里行走,在清新自然的田园风光里放歌,不免

无言碎梦,飘零成殇

晚风念西下,听一案篮草安静的呢喃。窗棂上的一缕烛光,深许着滴答的流年,惊醒了寻梅的脚步,沉醉了前世的梦想。昏暗的墨黑吞噬了昨日的蒙幻,飘零了蚀骨风殇的暗许时光。一页日记,一片残叶,一段曾经的香袭,转身就变成了苍白如雪、随寒落殇。无言像被碾

重访香格里拉的秋天――虎跳峡

与香格里拉的秋天作别,虎跳峡惊涛裂岸、江风怒吼、松涛涟漪,涌来气吞山河的壮美,虽有胆却的迫,亦韵含着刺激异常的新鲜快感题记 人们习惯把流径横断山脉的万里长江称之为金沙江。11月3日,我们一行从甘孜出发,经德格、白玉、巴唐、乡城南下,来到云南境

枕中新记

枕中新没有太阳,没有风,没有边际的天空,暗淡苍白的四野。 田野里,有莫名的植物,有翻耕过很久的垡地,有残留在地里没有收割的庄稼。一条宽窄不一的土路从田野中穿过,蜿蜒伸向远方。远方是隐约可见的村落,被树木和野草笼罩着,被不浓不淡的白雾缠绕着。

做人,不用每一秒都怀揣目的

幸福从来都不是计划出来的,不期而至的总是那些瞬间的感念或欣喜,做人也一样,其实不用每一秒都怀揣目的,只要心怀敬畏地前行,就不会辜负鲜活的时光。 每逢佳节必赶场,不在旅途中,便在喜宴旁!这不,国庆返乡,赶了几个场子,婚宴、喜宴,甚是闹忙,在一

把握现在

日升月落,潮起潮落,花开花落。 一切都是那么地循规蹈矩,而我却是一个例外。我一直向往一种不平凡的生活,我曾问自己,那种生活是什么?我常常呆望着窗外,想啊想。我问自己,是否甘愿让生命这样悄然而逝?我深爱着这美丽的世界,大海,月亮,星星 那是我独

所谓路即走与各的混合体,也许就是各走各的才叫路吧!世上路数来太多,但忆中最深的莫许是人生的路。人生路向来很难说得清,此念作罢,还是儿时的一条小路常常思起,思绪万千。这是一条通往小河的曲径,没有名字,隐隐约约被人称作土路,这名字也算不上是名字

路上

此时此刻,多少人正在路上行走着,有的怀揣着梦想,来实现自己的理想而走着。而有的人却漫无目的的走着,人为什么会走,除了有两只脚外还有一条路。只能说这条路值得人去走,人生在世,匆匆忙忙。现在的我没在走,只是在认真的写文章,真是妙笔生花。路上行

行人

道上行人两三点,错弄枝头一朵花。就现在而言,有多少人行走在路上,而他们不是匆匆回家就是匆匆上班。走在行人道上,而背后都有自己的意义。没想到的是这意义有多匆匆。我是一个行人,行走在路上的行人,而这期间没有多少的意义,和你一样,你看到的是我的

那个年代的春播

又是一个雨水节,看到了地方电视台关于春播的画面,把我从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镜头拉回到了那个年代。 那个年代是我记忆中留下不消影像画面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。 小时候生长在农村,春耕、夏管、秋收、冬藏的父辈们农时活动是镌刻在记忆深处无法抹去的怀念。而

与文结缘,情暖流年

因为文字,我们认识了许多同行的伙伴,因为文字,我们彼此欣赏,彼此牵挂,在文字里,寄一份渴盼,沐一抹暖阳,与文结缘,情暖流年。那徘徊在曾经的记忆,有了文字的驿站,心灵便可宁静的停泊。 我知道文字并非能让别人解读我的心事,可是文字却满满的装载了

时光落入眼眸的尘埃

如果说遇见是美好的命中注定,那错过就是宿命难敌。爱而不得的失落是多了几分怜悯的情愫,刻骨铭心的爱是应该值得被记录在时光里的,而歇斯底里的痛彻心扉应该是不由自主的被遗忘几载红尘,几分恩仇,几人入世,几分孤愁。我只是一个被红尘爱恨架空灵魂的枯

晚樱不迟

走,陪你去看樱花季! 这可能是她听到的最美的声音,在这温婉的江南,温润的四月天!恬淡生活中的幸福,往往都是从迈出的第一步而真正开始的。 不知道是否是幸福来得太突然,还是心里太高兴,妻子用温馨而又诧异的复杂眼神看着我,好久没有感受到来自她眼眸里

珍藏的记忆

随意整理过往的记忆,不得不触碰那张藏在泛黄笔记本里的信,像是亲吻到了久违的恋人,一样的甜蜜,一样的温馨,一样的值得珍惜,却不经意间忽略了那份久违的伤痛。 触动的心灵与你的信交流,像是在阅览传说中的无字天书,外表像是苍白无力的画卷,潦草的字迹

总有一个为你而来的人

清心淡雅,山高水远。笔墨雅韵,卧俯北窗。 一路上,总有一个为你而来的人,也总会有一件让你醍醐灌顶,茅塞顿开,能瞬间长大,与明白这成长意义的多事之秋。无惧风雨,无惧崎岖坎坷路险峻,向着生命温暖的方向、向着人世心心相印。 与欣欣向荣的袅袅涟漪,

孤独的天空

孤独是一种信念,有思想的人爱孤独。 天空是孤独的,天空的思想是什么呢? 那年,如此青葱岁月。家庭教育思想以及信仰所致,絮絮叨叨着许许多多的禁忌与不可以,总有种被束缚的感觉,也或许只是身体的束缚,心灵上还是父亲总爱念叨的那句:朝着自己想要的世界

春满洛城,也抵不过你缓步走来

冬末春至,乍暖还寒时节。 东风起,绿茵初现,冻水初融,春意盎然。二月的风还带丝丝的凉意,但透窗阳光却暖上心头。 二月是春的伊始,她,唤醒了山,唤醒了水。唤醒了大地,唤醒了万物。谁也挡不住。把春的希望洒满了人间。 春风化雨,春日融融。春水荡漾,

2020,年初随想

有人说时间就像握在手中的沙,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就从手指的缝隙中溜走,所以不知不觉2019就已经变成了去年。新的一年,按照惯例总是要总结过去的一年和展望新的一年,但是当我打开文档却不知道如何下笔,索性也就懒得去管他惯例不惯例的了,随想一通得了。楔

二月的风

过了雨水,就是农历二月了。 农历二月,也叫早春二月。早春二月,是个微风送暖的日子。微风吹醒了冻僵的泥土;吹皱了冰封的河流;吹绿了干枯的枝叶;吹开了傲霜的花蕾。 二月的风,如脉脉含情的少女,轻轻地、微微地向你吹来,温柔和煦,让你情不自禁。你还没有

战新冠病毒掠影

乙亥岁末,武汉突发疫情,不明肺炎患者,相继入院。不几日,疫者数千,亡者逾百。江城告急! 钟南山者,杏林翘楚也。耄耋白发,千里赴汉,擒魔除妖。查,此魔名新冠病毒,产于华南海鲜市场,源自盘中美食蝙蝠。曰:此毒人传人也,不隔离必死者众!振聋发聩,语

吻吻笔下的文字

情,就如一杯美酒,谁喝谁醉。可见情字一关难过。无情却能生情,多情反被无情伤。自古多情空余恨,自作多情处处羞。人其实就是这样,当希望很小的时候,就会很痛苦,害怕抓不住那一点点温暖。但要是没有了追求,太过于安逸,又往往觉得此生已再无意义空虚而

醒文深处自然香

想着写一篇优美的散文,却一直没有如愿以偿。那篇文章的脉络在脑海里若即若离的蕴含着,逐渐的展露出端倪。 一次次徜徉在优美的散文集里,春峰壁立,寒雨佳人,还是那如烟如幕的阡陌深巷里,寻觅着知音难觅的失落情怀。搁置的尘封的记忆在日光的慵懒与盈润细

杏花林里,浅浅怀想

杏花帘外东风软,帘内杏花帘外风。东风有意揭帘栊,原是春风喜来到! 不知不觉,春天已经到来了。暖暖的阳光,浅浅的时光,柔柔的春风,带着我,寻找起春的趣意。好快,杏花马上就要开放了。我在这杏苞待放的季节里,开心着,期待着! 突然觉得,这画面怎么会

春日薄暮流年晚,忽闻青山落叶寒

只是偶尔,途经一片落叶的流年,我竟然为它感伤,泪流满面。 春的气息永无止境,我不知该用何种心情去形容此刻落霞静静散落天边,染红了山川河流,微风一吹,不远的不远处,荡漾着深邃的,令人无限向往的波浪,虽未曾波涛汹涌,然而当那点点星子映入我的眼眸

执念,长宣上的烟雨

用一卷长宣,染上浓浓的烟雨。勾勒几笔蓝天碧水,缠绵山峦青秀。描摹楼阁花旦的剑戟、匾额黑衣的廓刀、厮杀下的声色砺马、硝烟中的汉武秦皇。呼啸一卷厚厚薄薄的烟雨,风干细数潇潇洒洒的思念。读着轻殇中的往事,飘零苍白黑瓦上的美梦凝成了历史。 烟雨砚墨

喜茶爱酒

生活中,我既喜饮茶又爱喝酒。但我只讲究茶之浓,茶之酽,不太注重茶之何品,也不关心用何器皿泡茶,说起来真不懂得茶道。只是一种嗜好。对于酒也同工,只讲究是酒,什么浓香、酱香、清香、窖香都喝。可我绝不是茶虫,也不是酒瘾子。 在办公室,往往先用刚刚

生命・花

一个小生灵的到来,世界就又多了份爱与恨,一份欢乐与忧愁,一份理想与堕落;也多了一个奇迹,一个对生命的追求的奇迹。 追求生命,于何人何时,都是一项伟大而艰辛的工程。 芸芸众生,追求生命者都为构筑这一工程而不断地去寻找自己的答案。 钻燧取火,追赶

手的一生

刚出生的时候,稚嫩的小手握紧拳头来到的世界,你用哭声向这个世界宣示着你的到来,你用你紧握的拳头告诉我们你的存在。 一岁的时候,你学会了有脾气,在你不喜欢的东西面前,你会用你的手去打破他。你逐渐学会了摇手打招呼和说再见。似乎你已经知道了,说话

城东城西,路南路北

城市像一个西瓜长在一座楼顶的泥土,时间像一个南瓜生在大路口的风云,世界像芝麻一样开花,节节高在人生的高山。 吃到了西瓜的人,搬进了高楼,负担抵达的阶梯。种成了南瓜的人,怀揣了时光的筷子,品味田园里的风景。拥有了芝麻的人,行走了改变的王国,成

一条浪花时,今天又是风口

城市的路口挂着趋向,那是风推开了世界的脚步,转动节奏步伐里的现实人生,生活抵达了领域给予的现象。 一个人的兜里揣着希望的金子,一个人的眼角带着光芒的镰刀,一个人的掌心行走在时间里的内容,经历无非是动用一个人的小径打响大路的今朝,发生无非是一

杂思一二

阳春白雪的天空显得格外的湛蓝,带着冬雪的凌冽唤醒了春日的温柔。屋檐不断的滴落雪花融化的水滴,滴滴答答的好不热闹,就像在展开一场动人的音乐会。这些滋润的水珠在渐渐的唤醒这沉睡的大地,那期待已久的春日还会远吗? 在华夏儿女都在为这场无硝烟的战争

四时

赏过春天,体味的是朝气;跑过夏天,感受的是热情;走过秋天,目睹的是潇瑟;看过冬天,迎来的是希望。 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。 春风吹来了,她是春姑娘的使者,带着各种色彩的染料,染红了桃花的腮,染白了梨花的脸,染黄了迎春花的发辫。春雨浸湿着

那河

那河住在这里,这里什么都没有。 那河,你是怎么在这生活的,这没有一切该有的东西。 那河满脸的不可思议,嘿,我的朋友,这里全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啊! 我几乎是大叫天呐,那河,我就要走了,这里根本无法生存。 那河认真而又诚恳就留下来吧,这里有最新鲜的

当我拿起它的那一刻我变了

当我拿起它的那一刻,我就不再是那个曾经那个天真活泼开朗的男孩了。最近由于这个疫情的原因,被隔在家里时间较长,我和我父母说我吸烟了。他们吃惊的问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我如实告诉了他们。 记得我第一次在家吸烟的时候,我爸爸问我:你之前还不喜欢我吸

沁园花几许

一朵云就是一封锦书,恰似一枝春消息,捎来满纸的喜上眉梢。 自空灵垂下一枝柳,曳开春闱,颜色便忽啦啦的开了。笔走游鱼,昏黄朦胧盏,挑开夜的帷幕。月儿藏起皎洁,等风拂过。 盼望,蛰伏地下的精灵,悄悄破土,在晨曦里滋生。大朵大朵的晴好被意会捕捉,

家乡的村庄-选自橹泳散文集

西场队是我童年度过最快乐的地方,那里有我熟悉的草房,小河,田野。我即使闭上眼睛也能摸到村里,摸到家家户户的住所,摸到幼时捉迷藏的那些小巷。 我虽是离家多年,可回来了感觉还是和以前一个样。老街两侧的房子没有变化只是苍老了些,窑沟边的树木也没有

养花记

多年以前在我们这个不大的城市,为数不多的高楼,还不属于寻常百姓家的时候,到处都是矮房小院。父亲在政府机关工作,其工作单位为职工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建了一些家属宿舍,由于城市边缘的土地比城市中心的宽裕一些,所以在门前可圈起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,这

雨亦吾语

窗外夜色正浓,墨戚戚的夜色,淹没了收费车道白天的喧哗。吞没了收费广场白天的燥热。一场突来风雨,带来了初夏的一丝凉意,随着夏天的韵熟,丰硕饱盈。不远处的池塘蛙声,无规则地鸣叫唤醒了心田沉寂已久的思绪,窗外雨声淅沥,一边敲打着寂寥的夜,一边飘

创伤有自己抚平

平淡的人生中偶然遇到了不测风云,无情的风雨划开了心灵的伤口,我在人生的低谷中沮丧得感到窒息。于是,我开始在彷徨中挣扎,朦胧的灵魂像似被荆棘缠绕,我试图冲破这苦难的深渊,只是在悲伤的黑暗中分不清模糊的方向。 风在呼啸地撞击她顽强的身体,雨也在

娴静素素开

有多少初心可以经得住时间的煎熬,有多少烟火燃尽了眉间的霜华,过尽千帆,红尘曲,琵琶弦,弹落了多少萧瑟,回眸间往事只如平常,徒留几许慨叹!真真悟得万径丛中,悠闲最自在。 剪去所有与己无关的枝节,一切遥远的不能抵达的,都搁浅在念想之外,只在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