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好文分享

再登黄山

华夏诸峰,唯黄山,集奇松、怪石、云海为一体的自然风光盛名于世。

我曾经二度到过黄山,但那里的自然美景,一直令我再度前往,与35年前相比,也算挑战一下自我吧!

11月7日,我携太太、小姨以及她的同事胡医生4人,早晨6点,准时从上海家里出发,450多公里路程,10点半就到达黄山脚下——汤口。

我们把车停在当地停车库,在一家土家菜简单地吃过中饭,换乘中巴车,一直到达紫光阁,在紫光阁乘索道直达玉屏峰。

随着海拨的逐渐升高,峰峦、沟壑、绿色尽收眼底,但是心中不由的涌上一丝遗憾。上黄山,霞客是“持杖凿冰,得一孔置前趾,再凿一孔,以移后趾”,霞客那时32岁,正值壮年,可来时当值二月天,上山自然辛苦了。而袁枚上山时,僧告曰:“从此山径仄险,虽兜笼不能容。公步行良苦,幸有土人惯负客者,号‘海马’,可用也。”于是“引五六壮佼者来”,开始他还“自笑嬴老乃复作襁褓儿耶”?“至惫甚,乃缚跨其背,于是且步且负各半”,可见上山也极为不易。如今,当上山的道路变得如此轻松,当朝圣之路缩短,被丢弃在匆匆行程途中的何止是奇幻的景色!

尽管我不止一次看到黄山的劲松,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。在那陡峻的花岗岩山坡山,在那岩石的缝隙中,它们倔强的生长着,舒展着它们优美的枝干,变换着它们的舞姿,散发着它们的精神。当缆车爬上一段陡峭的坡道之后,从一处山峰上掠过,忽然听到一阵惊叹声,回眸一看,就在那山之巅,一簇簇的小松树,紧贴山颠,小小的树干挺拔有力,而枝叶皆顶平舒展,仪态万方,无不让人称奇!它们组成了一个个方阵,宛如浴风而立、身披钢铁盔甲的英勇战士,饥餐云雾,渴饮雨雪,是天地的灵气造化了它们。霞客在他流芳百世的游记中写到:“绝危崖,尽皆怪松悬结。高者不盈丈,低仅数寸,平顶短鬣,盘根虬干,愈短愈老,愈小愈奇,不意此山中又有此奇品也!徐迟《黄山记》中更是赞誉有加:“它们的根盘入岩缝,和花冈石一般颜色,一般坚贞。它们有风修剪的波浪形的华盖;它们因风展开了似飞翔之翼翅。黄山松,不仅美在它那仙风道骨般绰约的风姿。而且美在能给人传递一种力量。不论大小、不分高低,都是那样绰尔不凡!

下了缆车,双脚踏在石级上,我知道,真正的黄山之行才开始。拾级而上,不多时,就登上了玉屏峰、这时,天公作美,难得的好天气,天都峰、莲花峰它们优美的身躯映入眼帘,我为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美而感叹,下了玉屏峰,蛇龟石、百步云梯、鳌鱼峰……真是一步一景,路随峰转、景随路换,令人目不暇接,惊叹不已。不知有多少醉情山水的人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,把他们的赞叹抛洒在风中。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山年年只相似。黄山就是这样一位曼妙惟妙惟肖的情人。

到了百步云梯,我征求了大家的意见,还是绕道而行,还是从百步云梯直上鳌鱼峰,大家一致意见,从百步云梯直上鳌鱼峰,我自然赞成,也算是挑战一下自己,看看自己的体质与35年前有多大差别,当然,所有的行囊只得由我来背,于是,半路上,一位年轻人已经打退堂鼓,在我的鼓动下,他也跟着上,勉强一个人才能过得狭缝里,我简直四肢落地,五步一进,十步一歇,好不容易到了鳌鱼峰,这时的我,已经汗流浃背,气息喘喘,但终于顺利到达顶点。

下了鳌鱼峰,山坳中一栋白色的建筑像一位白衣少女,镶嵌在万绿丛中,这就是白云宾馆,也是我们下榻的地方,到了那里,李经理早就在那里迎接我们,他的热情、给我们住、吃安排得十分周到,令我感激。由于时间还早,李经理建议我们去一下大峡谷,那是一个新开辟的景点,我没有到过,自然不会放弃,站在观景台上,我被眼前的景色所陶醉,奇峰耸立,千姿百态,云雾袅袅,犹同仙境一般,这时的我,远离了大城市的繁华,心那么的静,那么多纯……

经过一晚的休整,体力恢复了许多,用罢早餐,虽然下着小雨,但不大,倒也有番情趣,爬上一段山坡,就到了光明顶。黄山群峰尽收眼底。前方,天都、莲花二峰一左一右,与光明顶鼎足而立,在雨中纤毫隐露。站在光明顶上,莲花、天都二峰看的更真切了。淡红色的花岗岩山体,被生长与石缝中的绿色切割,“天都峰几乎全部是垂直线条,所有线条排得相当密,给人一种高耸挺拔的感觉。莲花峰的岩石大略成莲花瓣的形状,一瓣瓣堆迭得相当整齐,就整个峰看,仿佛一朵初开的莲花”,在雨雾中若隐若现,那些如黄山松一样倔犟的岩石,也仿佛在努力的向上生长,意欲刺破青天。

过飞来峰、经排云亭、穿过北海、观梦笔生花……乘缆车下山,才算结束了我们黄山之行。


风险提示:本站所载文章、仅供参考,不代表站长任何观点,如有侵权或者违规,请邮件 80164590@qq.com,欢迎举报。

关于作者: 刘佳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